<progress id="05ygt8"></progress>
    <progress id="05ygt8"></progress>
    <big id="05ygt8"></big>
      <samp id="05ygt8"></samp>
      <delect id="05ygt8"><noframes id="05ygt8">
                  <nav id="05ygt8"></nav>
                1. 原创

                  第17章 被抛弃,被遗忘-尔尔星海-

                  次日一早,安芷起床后,就让冰露把最好的茶叶找出来,并且安排人做了许多咸的点心,因为钱家大夫人爱吃。  没过多久,孟氏也带着精心打扮的女儿过来。  今儿的裴萱穿了身嫩青色的长袄,正配她的年纪,娇娇嫩嫩,仿佛一掐就能出水。  “见过四婶?!币蜃虐曹瓢锩ηO?,裴萱这会看到安芷,特别的和气。  安芷笑着夸了裴萱几句,反把裴萱给惹红了脸,转头和孟氏笑道,“三嫂快瞧瞧,脸红了呢?!?br/>  孟氏诶了一声,笑着护女儿道,“你可别欺负侄女了,她昨儿紧张得一晚上都没怎么睡。早上起来就拉着我问,万一钱家哥儿不喜欢她怎么办?”  “母亲!”裴萱本来只是一点害羞,原以为母亲是要帮她说话,结果是借着话一起打趣。  钱家门风好,家中从没有过乱糟糟的事情,而且钱家那位哥儿又很能干,年纪轻轻就在军营里混出了名堂,日后造化大着呢。  所以孟氏和裴萱都是很想促成这么婚事,之前在安芷这,已经把钱家人都给摸了个明白,这会就等着钱家上门了。  因为前朝有过女帝的缘故,现在的晋朝虽没有前朝开放,可还是遗留了一些习俗,没有说盲婚哑嫁那一套。就是一般人家,都会让年轻人互相看看。当然,若是做爹娘的态度强势,也有强行嫁娶的人家。  孟氏过来的时候,带了两盒子的点心,都是她女儿亲手做的,她刚进门就交给冰露了。  三个人坐了没多久,还没见到人影,就听到屋外爽朗的一声。  “安家侄女还是那么诗情画意,光是一个院子,就收拾得好生错落有致?!?br/>  一听这声音,安芷就知道是钱家婶婶方氏来了,外头的春兰唤了声钱夫人好,转而毛毡就被掀开,先进来一个面圆天庭饱满的妇人,便是方氏。随后进来一位八尺儿郎,皮肤偏黑,五官格外立体,一看就是常年在战场上待的将士。  安芷已经由冰露扶着站了起来,笑着欢迎,“钱婶婶,您可算是来了,知道你要来,我一早儿就准备了你最好的咸蛋黄酥饼呢?!?br/>  方氏虽不是看着安芷长大,但因为小姑子的缘故,以前在京都的时候,与安芷时常有来往,很是喜欢安芷。若不是安芷那会有亲事,她必定要去安家提亲的。后来得知安芷被退婚,正想着给小儿子提亲,结果信还没送出去,就得知安芷又定亲了,惋惜了好一阵子。  方氏拉着安芷的手,瞧着安芷滚圆的肚子,忙让她坐,“你快坐下吧,这都快要生了呢?!?br/>  “是啊,也就是这个月底,或者下个月初的事,届时钱婶婶肯定还在京都,可要来给我孩儿摸福呢?!痹诎曹蒲劾?,钱氏是个很幸福的夫人,孩子出生的时候,会请有福气的人来吃糖果,是给孩子福气的意思。  钱氏连连点头说好,再转头和孟氏打招呼。  四目相对,大家心中都在大量对方,选亲家也是非常重要的。  钱氏看孟氏眉眼柔和,余光瞥到孟氏身后的小姑娘,见是个清秀可人的小姐,心中便有数了,偏头和孟氏介绍,“瑾儿,你快和大家问个好?!?br/>钱瑾瑜的脸上没什么表情,目不斜视地和孟氏行礼,再转身喊了安芷一句表妹,就站着不动了。  在孟氏身后的裴萱,紧张得手心都出汗了,本来想等钱瑾瑜看过来的时候说句话,可这会钱家哥儿好似不太乐意似的,都没往她这里看来,顿时失落得不行??烧饣岱绞匣乖?,她又不能表现出不开心,只能再压低一点头。  安芷也发现钱瑾瑜的不开心,想着钱家表哥心里是不乐意,觉得成不了,就招呼着大家吃点心。  方氏许久没见安芷,有许多话说,加上孟氏是个会看眼色的,三个人很快就熟悉起来,一直说到了正午。  安芷留了方氏在这里吃饭,孟氏是女方,不好太主动,所以在快吃饭时想要离开。但方氏是个不拘小节的人,留下方氏说下午摸牌九,孟氏便留了下来。  等下午安芷三个大人摸牌九,方氏把两个小孩都打发出去,“瑾儿,你不是一直想看看芷儿家的兰花暖楼吗,我记得萱儿以前也住这里,让萱儿带你去看看吧?!?br/>  “我没......”钱瑾瑜刚说两个字,就接受到母亲瞪过来的眼神,立马老实住嘴,本来就黑的脸,这会看着更黑了。  安芷瞧着两小的离开,再犹豫地去看方氏,但她还没问出口,方氏爽快地先说了原因。  “我这个儿子啊,仗着是家中最小,便什么事都想自个儿做主,可自古以来都是成家立业,先成家的,你们说对不对?”方氏叹气道。  孟氏点头说是,想到钱瑾瑜不高兴的样子,她是觉得没什么希望了,但能和方氏交好也可以,所以这会愿意陪着。  “这两年,钱家镇守边疆死了不少族内子弟,其中也有我的大儿子,每次在宗祠里上牌位的时候,我和我家相公就怕排位越来越多?!狈绞涎劭艉死峄?,停下摸牌的动作,“好些都是二十出头的大好儿郎,这辈子最好的时候,结果都死在了战场上?!?br/>  顿了下,接过冰露递过来的帕子,擦完眼泪后,方氏继续道,“尽管如此,我们钱家也没有要退出边疆的意思。但人年纪大了,就怕出点什么意外,想给祖宗们留个苗子,所以就想着让小儿子回京都成亲,成亲后就留在京都。但我那小儿子,从小就是一匹烈马,加上他大哥死在第戎的长枪下,更是不愿意来京都,所以他心里是不愿意来京都成亲的?!?br/>  说到这里,安芷和孟氏都能理解方氏和钱瑾瑜,正准备安抚方氏两句时,就看到方氏笑了。  “哼,不过他一个乳臭未干的小王八羔子,还想和老爹老娘斗,还嫩着呢!”方氏快速换上笑脸,挑眉道,“他的那点心思,我都摸得透透的了!”  听到这里,孟氏更加肯定这门亲事成不了了,强扭的瓜不甜,她是喜欢钱家的门第,但钱家哥儿不喜欢她女儿,那她也不能强行嫁女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本文页面地址:www.tonglingogk.vip/txt/198175/

                  精美评论

                  Comments

                  思念是一种病
                  哪怕人走茶凉
                  情本

                  如果寂寞了

                  多久
                  只要有最爱的人在身边
                  团子
                  事情一但过去

                  热门推荐:

                    第555章 赤子之心-叶川安馨最新章节- 第60章 只能装得下小辞……-重生第一宠甜妻撩入怀最新章节目录全文阅读- 第17章 被抛弃,被遗忘-尔尔星海-